求关于文化冲突的趣闻、小故事、愈多越好

求关于文化冲突的趣闻、小故事、愈多越好


最好是中日的、关于语言方面的更好`
简洁,干练,有趣味性,`
好的最后追加阿100分`
提倡三楼的答案,简洁的,有实用性,真实性`追加100分,如果有好的再追加`
建议 看个李安的电影《推手》讲的是移民美国的北京太极拳师朱师傅在儿子优裕的家庭生活,却有寂寞之感。原因是美国的儿媳妇玛莎接受不了这个异国的公公。加上语言的不通,两代人的鸿沟产生了。老人在寂寞中有一次出外散步时,迷失了。回到家的儿子,见父亲不在,出门寻找,几次失望而回,与妻子产生冲突。老父在餐馆里与流氓大打出手后由警察送回家。本来是幸福的家庭生活,由于老父的到来,面临崩溃的边缘。儿子在无可选择下,于是生出驱逐老父的念头……??
朱老先生最后离开了儿子,自己去唐人街的餐馆洗碗打工,惟一能给他一点安慰的是一位从台湾来的陈老太。李安通过这两位老人对故土的怀恋,表达了所有海外移民一种无法遏止的乡愁。 ??
老外在中国产生的“文化冲突”(二)
_______一个老美在北京失业后的“疯狂”一夜
张放
我要讲述的是个系列故事,也称作“文化冲突”故事,但我要讲的,或更准确地说,是我选择要转述的,不是中国人在外国的“文化冲突”的尴尬遭遇,而是老外们来到中国后所经受到的“文化冲突”的故事。
(第二个故事的“文化冲突”重点:把北京想成了纽约,哪有什么地下摇滚音乐,都是地上的。此文主人公名叫格里格。)
我在北京的工作丢了。昨天晚上,经一个朋友推荐,我去了一家酒吧,想把心中的郁闷排遣掉。没想到,这家酒吧离我的住所着实远了点,所以打车费也可以说是很不菲啊。它的位置处在北京一家汽车电影院的前面。恩,这地方一听就应该很不错,不是吗?
出租司机把我送到地儿。我抬眼往远处一瞧,看到好几个大门,大楼给人的感觉是有鬼造访过。天上的月亮非常明亮地照射着大地,一股阴冷的风,吹袭着四周都是树林的脚下的这条路。路的尽头,是闪烁不定的霓虹灯光,当然,在一个有鬼造访过的大楼前,一般是很少看得到有霓虹灯在闪烁的。大门入口处,有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笔直地站立着,似乎很有一种权威感。他是中国式的保安。他走上前来,很细心地问过后,坚定地告诉我说,里面就有我要找的酒吧。但他拒绝给我详细描述应该走哪个方向。也好,反正我就自己走着瞧吧。我决定沿着这条黑路走下去,一边注意别被往外开的车给碰着,一边心里嘀咕,我这不是有点疯了吗?既不是什么周末,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日子,就自己一个人,在这个显得很疯狂的夜晚,跑到这个汽车电影院的外面来了?
几分钟后,我走过第一个大楼,它是一家餐厅。感谢上帝,居然还有零星几个人在那里吃饭。走过了一段黑黢黢的树林子里的路,而且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里之后,看到有人在吃饭,我心里一下子有了底!我然后又朝前走,经过了一个看上去很像个妓院的地方,这地方很有些档次,但毕竟应该是个妓院。我的脑海里甚至闪过念头,很想进去看看,但马上自我意识到,这样做,对我的女朋友很不公平。于是,我继续朝前走去。终于到了汽车电影院的入口处。我用眼睛四下里一扫,Wow! 果然我要找的酒吧就在一个角落上。我于是从停着的车辆之间,躲避着保安的大盖帽和他们超大的衣服,东拐西转,来到了酒吧门前。
我的第一感觉是:这里很好玩。严格说来,这酒吧座落在一个湿露露的大坑上面,呈长长的船舱状。外面停放着一辆有些破损的车,看上去很像是被人为地放在了那里。酒吧前是一片脏兮兮的空场地,现在没有什么人在,也没有什么声音。我能看得出来,为什么这地方会受到北京地下摇滚音乐者们的喜爱了。这地方给人的感觉是好像有一种声音在向所有人呐喊:“我他妈的无所谓!”“你们都给我滚!”我有种感觉,自己一定会喜欢上这个地方的。
我走进了这个船舱状酒吧的门,里面没有多少人。整个地方分成两块,有几个女孩和几个看上去很自信的留着长头发的男人,正坐在酒吧台前,或角落里的沙发上。再往里去,一侧是一个小舞台,另外,我看到两个马上意识到我在看她们的西方女孩,她们两个是DJ。只是听众太少了些。有几个音响师坐在看上去很象样的音响台前,看样子,他们好像正在玩着电脑游戏。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请听我稍加解释。推荐我来此地的那个朋友,是北京一家印度酒吧里的经理。她一直是这种地下音乐场所里的常客。我从认识她时起,她就给我一种很有“音乐品位”的感觉。所以,我才老远来到这里,就是想体会一下北京的地下音乐人的生活。显然,这里是北京摇滚乐手们光顾之地,所以我来到这里后,心情自然很兴奋。
我朝吧台走了过去,要来酒单,仔细一看。Wow!我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里的啤酒价钱居然跟其他所有酒吧里的一样价钱!一点也没有加价啊!我感到高兴的是,这里有虎牌啤酒,而不再是青岛和北京啤酒,这很好。我不喜欢青岛和北京啤酒,那酒里面掺杂了太多的化学东西,而化学东西可不是我想要倒到自己肚子里的玩艺啊。此外,青岛啤酒怎么喝都不醉人,这说明青岛啤酒很失败,当然,这是我的意见。
我要了瓶虎牌啤酒,走到低点的地方,坐了下来。这时,我才发觉,原来除了我自己,就只有DJ了。我突然感到一种不自在。我们彼此都假装没有注意到对方。整个地方,就我一个顾客,而我居然是一人独自到此。
我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想掩饰一下有些尴尬的样子。毕竟这样的话,可以被DJ认为,我不是没有朋友,也不是没到周末就跑到这酒吧里面,一个人傻傻地坐在这里。
我给我的女朋友发了短信,告诉她我一个人在一家酒吧里坐着呢,还告诉她说,我已经把工作给辞了。短信刚一发出,我就后悔了。我不应该这么毫无遮拦地把一切都告诉了她啊。这时,我开始想,其实,整个晚上到目前为止,我一直过得很开心。那就这样尽可能地给女朋友发短信吧,我也就可以免得看DJ探询的眼神,好像我没有什么朋友似的。但我还是不得不停止发送短信。
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四下里瞅了瞅,看来最明智的选择,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灌醉。我于是将啤酒一饮而尽,并走到吧台前开始翻阅杂志,以免使自己尴尬。我又要了一瓶虎牌,但喝干以后,还是没有什么醉意。我出门之前已经喝了两瓶青岛了啊。(正如我说,青岛啤酒不醉人。)我顺手拿起一份《今日北京》,开始胡乱地瞎翻着。
《今日北京》里照例刊登不少按摩方面的广告,也有一些关于招聘英语教师的广告,另外还有一些漂亮的中国小姐想要进行“文化交流”等广告……。再有就是一些社会名人的照片,他们试图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以告诉读者,他们真的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时间。
这时,我感到有些醉意了。于是,我开始主动跟吧台里的小伙子说话。而这时我也方才意识到,原来自己已经变成吧台前总坐着一些悲伤之人中的一份子了。那些人因为没有朋友,生活也不如意,结果就耷拉着头,跟吧台里的小伙子们瞎聊胡侃。可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也成了这样的人?“见鬼,”我想,“我的生活还是可以的啊!”
小伙子是个很爽朗的人,圆圆的脸,前额长得有些像披头士乐队里的主唱。他身穿一件棕色航空皮夹克,不过,衣服看上去有些太小。随后我才知道,这小伙子原来是这酒吧的老板,并跟推荐我到这里来的我那位朋友很熟悉。他对当晚缺乏酒吧气氛和缺少人气,向我道歉。并告诉我说,周五和周六时人很多。我想,他说的很对。
这时,进来两个女孩子。一个是西方人,一个是中国人。那个西方女孩我没有看清楚,倒是那位中国女孩长得非常漂亮,个头也很高。没想到的是,那个西方女孩也顺手抓起《今日北京》来读。看来,我得上了。因为她跟我的处境基本没有什么两样。我应该至少上前搭个话,或评论一下《今日北京》的封面内容也不错啊。可是,我却足足有两分钟没有说一句话,我太想搭讪一下了,我也看得出来,她也想跟我说说话。问题是,我们俩现在是在北京的一家酒吧里,也不是什么周末时间,在这老远的停车场里,在汽车电影院的前面的这个酒吧里。我的上帝啊!倘若这些都不能使我鼓足勇气上前与她说话的话,那我干脆就当个和尚好了。(事实上我已经在一家寺院登记并剃度了。)
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唯一想得起来的话是“您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吗?”,这话听着就好像在说“您常来这里吗?”看来我的酒还没喝好,还不能游刃有余地说“嘿,今晚有空吗?”或者说“那么,您是哪儿的人?”或“什么风把您给吹到了北京城呢?”等一切听上去很像那么回事的话。结果,我又急匆匆地灌了一大口啤酒,希望这下子能带来勇气,将酒话变成我的心中想说的赞美之辞。
结果,她们两个离开了自己的座位,说出最美词藻的时刻,倾时消失。她们找到一个乒乓球台,玩起了乒乓球。可此时我的潜意识里却透出一丝丝的放松感。我有些坏坏地松了口气:那个西方女孩长得很不漂亮。
这时,我把脸转向了DJ。看她们现在有些自我陶醉起来。尽管也没有什么人在看着她们。我看她们之所以在陶醉,是因为酒吧给她们提供着免费的酒水所致吧。她们播放的音乐还可以,只是她们的衔接技术,我实在不敢恭维。一首曲子就硬生生地给杵到了另个曲子之中,而不管节奏是什么。这让我想到,我们这些老外们在中国得到的信任,是远远高于实际应该得到的啊。
当我还想再找人聊点什么的时候,我突然决定,今晚这家酒吧我算是来错了,一切都砸了。我得另找一家,换换心情。看来,无论做什么事,都不应该盲目应从别人的意见,而应该是自己拿主意才是。此外,也不应该自己一个人去酒吧什么的地方,尤其是当不当正不正的工作日的晚上,再跑到什么汽车电影院前的酒吧前,而DJ们都不在状态时,则更显出我的傻气。
我一气之下,跑回到了三里屯,但还是没有找到一家可心的酒吧。只是北京夜晚的天气变得更加寒冷,我突然想到,回家睡觉不是最好的主意吗?上了床后,我的心情大好,尽管我丢了工作。其实,那整个晚上,是我一生中最晦暗的一晚。但苦中有乐的是,“明天早晨,我可以不用起早上班了。这不是一件很美很美的事情么。” 
“冰冻三尺,非一日寒也”。中日间深刻的敌意并非一时酿就。一百年的恩怨,能期待它能在一朝一夕化解吗?理智告诉我们,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实言相告,我本人并不期待中日关系在短时间内能有根本的改善,而近年来颇为流行的所谓 “对日关系新思维”也明显让人看到了实用主义甚至是饮鸩止渴的影子。这一策略(很抱歉,笔者并不认为这种提法足以称得上“外交思想”或者“外交革命”)的首倡者马立诚先生是《人民日报》的特约评论员,作为国内权威媒体资深新闻工作者的马先生有不少关于日本人和日本文化的直接经验,因而对中日关系也有着相当清醒的认识,而另外的两人时殷宏和冯昭奎二位教授都是长期从事中日关系研究的学者,在学术界也算是小有名气。但是这种说法一经提出,立即在华人世界引起强烈的反响,批评之声不绝于耳,偏激者甚至称他们为“汉奸”,原因何在?
时隔四年之后,大家也许会给这部分躁动的人冠以“愤青”或者“网络暴民”的头衔。更加深刻的人会使用一个早在民国时期就颇流行的名号:“爱国贼”。 按照国内通行的说法,浮躁、短视和偏激是这一群体的共同特征,但这只是“一小撮人”。然而多次民意调查的结果表明,他们远非传说中的“一小撮”,而是一个相当庞大的群体,其外沿几乎与“中国人”这个概念相互重合。日本人看到这里,也许会猛地惊出一身冷汗。
我想,马立诚等人的声音之所以会被铺天盖地的口水淹没,根本原因在于他们在没有深刻理解国内民众对日心理的情况下,就轻率地从纯策略的角度提出了“新思维”。在外交策略层面,决策者固然应当根据国家利益和国内外大环境的变化作出灵活的调整,但不能忽视的是国内民众对一项外交政策的潜在心理期待。
我们需要弄明白,在对待中日关系上,国内民众有着怎样的潜在心理期待?国人对日本究竟怀着怎样的一种感情?日本人对中国人、对一再被提起的侵华历史究竟是怎样的一种心态?两国民众在历史问题上的分歧究竟是一种文化的差异还是其中一方认知模式的偏差?如果是文化差异,该如何对待?如果分歧源自于其中一方的认知偏差而这一方并不打算作任何改变,这是否意味着两国间未来的冲突甚至是暴力冲突不可避免?不去理清这些看似无关紧要潜在心理因素,我们就无法将民族感情和外交策略隔离开来,从而会对政策的正确制定掣肘。如此不单日本,就连国人也就不能摆正历史、无法正视历史与现实,永远背上沉重的历史十字架,在狂躁中进入不可预知的未来。所以,做一种类似民族心理自我疏解与调适的工作将是十分必要的。
先说几件看似无关宏旨的事情,以笔者自身的经历来窥视国人对日仇视心理的发生缘由,以及其它可能具有启发性的东西。
其一。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之前我对日本人一直没什么好印象,中学时曾跟几个要好的朋友半开玩笑地发誓说,将来见到第一个日本人的时候,一定要让他(她)吃我一个耳刮子。现在看来,这自然可以说成是懵懂少年的热血冲动,或者说男性荷尔蒙分泌过旺的缘故,你甚至可以揭露得更加彻底一点,是想在女生面前展示自己的男子汉气概。但是在当今中国,准备以这样一种方式展示男子汉气概的青年不在少数。我们可以冷静地思考,展示男子汉气概的方式多不胜数,中国青年为何偏偏将矛头对准日本?不无偏颇地说,中国有十三亿人,立下如此誓言的也许仅鄙人一个,但是对“日本”、“日本人”之类字眼持负面态度的中国人估计不下十亿。当然了,跟以前许多不曾兑现的诺言一样,这次同样没有兑现。但这丝毫不影响我对日本人一如既往的厌恶。
其二。我的老家位于四川东北部一个偏僻落后的山村,小时候家里还没有用上电,看电影和电视的机会很少,然而对是非黑白的判断却有着非常明确的坚持。每当屏幕上出现一个新的人物,作为儿童的我们的首要反应便是要搞清楚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反常的是,在对善恶的判别上儿童并没有使用惯常 “好人坏人”这一语言系统,而是使用了另外一种指称:这个人是“中国”还是“日本”?由于年龄幼小,我们尚不能领会“中国”和“日本”这两个词的原始含义,就在各自的词典里将二者对立起来了。我出生于1980年代中期,已不能确知这种以“中国”和“日本”来指称善恶的方式究竟肇始于何年何月,也无法估算这一语言系统在多大范围内被中国人所使用并在多大程度上对其思想意识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是中国人对日本侵华历史的一种民间记忆传承,即使在穿越了几十年的时间之后仍然透着一股浓浓的敌意。
又过了二十年,这种敌意在战胜国中国方面并没有消逝。在被压抑的战败国日本方面,也被再度唤醒,近年来居然已发展成为一种双向互动、螺旋上升的不信任和敌意。在官方层面,日本政府多次在侵略历史问题上挑战中方的忍耐力,而中方则一而再再而三措词强硬地批评日方。在日本民间,多次民意测验都在验证同一个事实:日本国民对中国人的印象日益变得负面。这让国内持“一小撮右翼分子的聒噪”观点的学者惊心不小,终于认识到这一观点的自欺欺人。而在中国,根本用不着民意测验,就可以明确感知到这一事实。在不用为自身言论承担多少后果的互联网上,中国民族主义者显然找到了发表意见的最佳平台,“核平日本”、“东京大屠杀”之类声嘶力竭的喊杀声不绝于耳。 
中国和日本的小学生一起组织到某个沙漠地带去旅行 中方参加的选手都是老师挑出了的好孩子 结果我们很多的孩子哭爹含娘 走到一半就被自己爸爸用车接回家去了 还有什么我们的孩子吃了东西胡乱扔塑料袋 而日本的孩子把中国孩子的塑料袋都捡回去了 说是不能污染环境 中国的孩子发了烧就直接退出比赛 日本孩子发烧了却坚持走完了全程还要帮别的同学背东西 后来到了终点 日本人就很自豪地说“中国的下一代比不过我们的下一代”   这个事情当年被我们的老师反复地在班会上面讲 要我们学习别人的精神  而且这个事情还引起了当时社会的大讨论 说我们的下一代退化了 还说资本主义要在我们这代复辟了  老师当年要我们一个个地在班会上面讲感想      我后来读初中的时候老师又提这件事情 我就说了自己的看法 当年参加这个活动的根本就是学校的所谓“好孩子” 就是那种要么是天天做作业不运动学习成绩好又能哄老师开心的孩子 要么就是教委某个领导的亲戚 要么就是政府机关的子弟 90年代初期能够参加这样的涉外活动的人不可能是我们工人子弟或者是农民子弟 90年代哪有几个家庭的爸爸能够在孩子发烧的时候开汽车来把他接走的  日本人是白开心了一场 因为那些被他们打败的孩子根本就不是中国下一代中的主力军 我们农村哪个孩子上学不走个一二十里地的 早上走去 晚上走回来  当我说完这些的时候老师就要回座位坐下了 评点说还是满有自己的思想的 
一个老外要去建国门,结果,在他去的路上,(公交车上)买票时,说:建国门,可售票员却听成了:"见过么,见过么?"...................................................................... 
这么多啊 
李鸿章出访沙俄,人家女皇伸手让他吻,他给人塞一个钻戒,人家又伸手,他塞一大扳指!一边塞一边心里骂外国从皇帝开始公开伸手要贿赂。 
如果说,美国校园的血案是人格悲剧,美国与朝鲜的争斗是制度冲突,伊拉克战争是石油战略冲突,那么温州商人不断遭受国外当地人的侵害便是中国文化与国外文化的冲突。
中国崛起,必然有更多的中国人要到国外做生意,也就必然要与当地的文化产生冲突。温州商人走在全国商人的前面,因此他们必然就站在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冲突的前沿。
解决冲突的最好方式,是对话。这次罗马的冲突,温州商人组织起来与市政府对话,这说明了温州商人在不断的冲突中越来越成熟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温州商人的巨额货物在罗马遭到警方扣押,温籍妇女在米兰被警察殴打。这两起几乎同时发生在意大利的华人受害事件,在当地华人社团里产生了极大反响。但在美国校园枪杀案、伊拉克连环爆炸案等重大新闻的掩盖下,发生在意大利的温州商人的命运,似乎没有刺激起媒体的兴趣。除了温州当地的报纸给以足够的版面外,其他地方的媒体很少涉及。
也许,媒体对温州商人受侵害的事,有点怨烦了,从西班牙烧温州鞋,到俄罗斯“灰色清关”,几乎每年都有温州商人在国外受侵害的事,不值得大惊小怪了。也许,这个貌似太平的世界里,冲突无处不在,更血腥、更危机的冲突更能吸引人们的眼球,几个温州商人与当地居民或警察的冲突,小得可以忽略了。
但是,我认为,温州商人不断在国外遭受当地居民或警察的不公正对待,本身就值得我们深刻思考:为什么遭殃的总是温州商人?这些遭遇背后的意义是什么?今天是温州商人,明天会不会是其他地方的中国商人?
如果说,美国校园的血案是人格悲剧,美国与朝鲜的争斗是制度冲突,伊拉克战争是石油战略冲突,那么温州商人不断遭受国外当地人的侵害便是中国文化与国外文化的冲突。当然,所有这些冲突里面,都包含着双方的利害关系。
21世纪是一个文明冲突的世纪,这是早有学者所预言到了的。随着中国的文明崛起和中国经济实力的壮大,中国文明与世界文明的冲突,迟早要到来。而温州商人带着他们价廉物美的商品,首先感受到了这种文明冲突。从这个角度讲,温州商人站在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冲突的前沿。
在西班牙,温州商人带过去的皮鞋造成当地皮鞋制造商的衰落;在巴黎,温州商人的无周末经营方式,抢走了当地商人的客源;在俄罗斯,温州商人的批发业务,逼使当地的批发商纷纷退出市场;在米兰,一辆运货的小推车导致警察殴打温籍女商人;在罗马,“海关人员犯罪,牵连到中国商人”。
这一系列事件,说白了,都是温州商人与事件所在国商人的经营模式不同而引发的。最典型的就是米兰温州商人使用的“小推车”。米兰市政府认为,温州商人在保罗•萨比区进出货物时使用的人力搬运工具“小推车”不利交通,而对在“菲亚特”小车哺育出来的温州商人,对这样的“小推车”觉得十分亲切,十分方便。于是,出现了米兰市政府与温州商人之间就能否使用小推车装卸货一事的争执不休。当米兰市政府出动警力来整顿保罗•萨比区的交通时,就必然发生警察殴打温州女商人的事件。商业经营模式,当然包含着如何交纳税收的问题,温州商人在纳税意识上,自然更多地有自己的小算盘,这样便有了俄罗斯的“灰色清关”和罗马的货物被查扣事件。而所有的商业模式背后,都是固有的文化产生的。因此,表面上的商业冲突,实际上是文化冲突。
中国崛起,必然有更多的中国人要到国外做生意,也就必然要与当地的文化产生冲突。温州商人走在全国商人的前面,因此他们必然就站在了中国文化与世界文化冲突的前沿。
解决冲突的最好方式,是对话。这次罗马的冲突,温州商人组织起来与市政府对话,这说明了温州商人在不断的冲突中越来越成熟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温州侨网/舒之坦) 
a da sd 


谁知道一二九街的那个教堂什么时候关门
谁知道一二九街的那个教堂什么时候关门
高二政治题
美国大选几月
大家帮帮忙,知道2005年9至12月的时事政治吗
什么是台湾的“三合一选”
高二政治题
2006年4月-6月时事政治
入党申请书
入党申请书
入党申请书
户口和国籍是什么样的关系
东北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问题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有户口制度?而资本主义国家没有?
户口是什么意思?户口有什么作用?
中美关系
狗 户口 权利
中日关系要恢复了吗?那么一定会有许多日本明星重新出现,恢复90年代安室的辉煌时期,将韩星通通赶走
什么是人类社会内部矛盾
我国人口上了四百万的少数民族有哪些?
高二政治题
母亲是不是要服持儿媳做月子
母亲是不是要服持儿媳做月子
母亲是不是要服持儿媳做月子
高二政治题~~在线等
美国会打伊朗吗?
世界大国排名
什么是机会主义思想?
抗战胜利后的国际国内局势
从越狱看中西方的政治制度,如何分析?
请问:一个成功的计划需要具备什么条件?
奥运会会徽继承了什么?发展了什么?蕴含了哪些新的生命力???
七年级下学期地理P63/2
意大利有反对种族歧视的法律吗?介绍一下
什么是官银
什么是官银
什么是官银
七年级下学期地理P63/2
意大利有反对种族歧视的法律吗?介绍一下
什么是官银
下半旗是把旗子下降到离杠顶的什么位置
彭德怀的资料谁有
皇后码头什么时候拆
十篇新闻日记或在怎么写新闻日记
求关于文化冲突的趣闻、小故事、愈多越好
这里就是个三乱系统. 抄资料的不计内:
帮帮我吧! 关于我国国家结构形式的。谢谢!
一个政治题目~~~~~好迷惑!
为什么无人岛历来是大国争抢的重点
请大家帮我解释 ”承包金次性交足甲方”的意思
一个政治多选题目,帮帮我哦~~~~~~
几道政治题~~~谢谢
纪检和监察有什么区别
中东包括了亚.非.欧三洲,当初为什么要这么划分?
哪些院校的法律系比较好?
问哈佛大学的录取分数线
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之后是否取消领事馆?或者领事馆与大使馆并存?
谁有反腐倡廉重在预防正方一辩和四辩陈词
政治学是一门什么样的学科?
谁能帮我写一篇2000字的政治小论文
政治到底是一种什么性质的学科啊
武汉理工大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学什么
霄云映日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
党章对党的各级领导干部 "廉洁自律的基本要求"是什么
我们的祖先是怎么制造钱币?
偷看了他人的信,如果这信是这个人犯罪的密谋……
电子地图由什么编制的
人民代表大会
这次绑架韩国人质的目的是什么,谁分析一下,谢谢
我是文科生,今年只考了420分,离3B分数线10分.请问大家我什么时候可以补录啊~~机会大吗?请指教~~~~~
根据提示说出是哪个成语
什么叫挫折,请举例说明
如何理解诚信?怎样学会做一个有诚信的人?
我的车违章后在交警大队放了10天收了50圆,和不和理??
108条好汉中,谁排名第一?
共产党宣言的全文?
一个排有多少个副排长
旅长是市级吗
每个省都有一个司令吗
为什么有些团长比其他司令大?
什么的团长比什么的司令大?
一个营有多少个连?
部队里的后勤部部长有多少大?
议会制共和制和总统制共和制有哪些相同点与不同点
阶级斗争对共产主义的好处是什么?
对警察说谎,是犯了什么罪?
“尊周攘夷”的政策是怎么样的
湖南第一师范出了哪些名人
“本体”的定义是什么?
有什么关于高中政治练习册值得做?
请问考研中的毛概问题
求成功大学生调查报告
哪位大虾能帮忙找几篇"颂清廉,扬正气"的主题文章
维持社会稳定的奖惩制度
县以上各级人大常委会和县以上各级人民政府之间是领导与被领导关系吗?有何依据?
政治辨析题
政治辨析题
政治辨析题
政治辨析题
政治辨析题

100
0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99 100 926243 244 245 246 247 248 249 250 251 252 253 254 255 256 257 258 259 260 261 262 263 264 265 266 267 268 269 270 271 272 273 274 275 276 277 278 279 280 281 282 283 284 285 286 287 288 289 290 291 292